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27章 有人心疼,有人寿数尽
    小柳的名字就叫小柳,小柳出生那天差点夭折,村里人说名贱容易养活,所以大柳甚至没有替他的宝贝女儿起一个闺名,只是叫‘小柳’。

    在村子里,一个女孩子没有闺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凡被小柳说的哭笑不得,好像他已经死了一样,不过他更关心的是:“你为什么拍我的头?”

    小柳缩回手,食指微弯挠了挠白净的脸颊笑道:“阿凡,我小时候带你玩,我都会拍你的头,让你乖乖的,这你都能忘记?”

    周凡一窒,他这才想起这个看起来像小孩一样的女子比他还要大一岁,“就算是这样,但我都这么大了,怎么可以随便拍脑袋呢?”

    “不让拍就不拍,失忆了还是那么小气。”小柳嘀咕道。

    周凡发现话题歪了,他连忙纠正道:“小柳,你真的明白我说的话吗?你知道守寡或是改嫁代表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小柳点了点小脑袋道:“我当然知道,我家隔壁就有一个寡妇,她一个人照顾死去丈夫的爹娘,改嫁就是你死了,我再嫁另一个男人,不过我跟我爹商量好了,我不会再嫁,而是留在家里照顾一木伯伯和桂凤大娘,像那寡妇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阿凡,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你爹和你娘的。”小柳的话语,就跟周凡死了没两样。

    周凡彻底被噎住了,他没想到小柳是真的懂,周凡突然有些生气,他不懂为什么小柳能说得这么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要是妹妹长大了要嫁给一个没几年好活的男人,周凡肯定千方百计阻止,甚至为了妹妹以后的幸福,手段使尽都没用情况下,他怀疑他最后会暗地里干掉那男的!

    周凡苦笑道:“原来你什么都懂,可是小柳你又不喜欢我,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嫁给我?要是大柳叔逼你,我会想法说服他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怎么可能会逼我?”小柳气得鼓了鼓腮帮子,她瞪了一眼周凡,“都说了是我自愿的,你担心的寿数问题根本就不算问题,无论你早死还是晚死,我都得嫁给你,你早死我就替你守寡,晚死我我就跟你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要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跟他这样说,周凡肯定会大为感动,但小柳这样说,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问是什么原因?”小柳抬头看了看澄澈的天,声音变得轻柔了起来,“阿凡,爹爹一直教我,做人要重情重义,我们从小就定下的亲,怎么能半路突然跑了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小柳伸出青葱的食指点着自己的圆下巴,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:“我是嫁定你了!”

    小柳走了,走之前还让周凡劝劝周一木夫妇,说她这边也会想办法的。

    周凡完全放弃了,小柳完全继承了大柳的性格,她不喜欢周凡,也要重情重义嫁给自己,面对逻辑如此简单而固执的人,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他总不能跟小柳说‘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感情更重要,你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’之类的话,这种话对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来说,这简直就是最为没用的垃圾话。

    至少周凡明白,以小柳那种脑瓜子肯定是听不进去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的小柳在周凡眼中既迂腐又有点……可爱。

    小柳走了之后,周凡坐在门边没有动,老兄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新主人,又把狗头贴在地上,继续闭眼睡觉。

    周凡闭上了眼睛,小柳那酷似妹妹的容颜,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,神思恍惚的他也无心再修炼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世间会有这么相似的人?

    要是小柳出现在前世,周凡可能还会怀疑她和妹妹有什么关联,但是在这世界……

    性格又完全不同,理智告诉周凡两者不可能有关联,一想到这里,周凡的心就隐隐疼了起来,就像最大的希望出现又在他人生中幻灭了一样,这种绝望的感觉,他早已经品尝过,但没有人愿意一次又一次的品尝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传来,周凡揉了揉自己的脸,将心思藏起来,他以为是小柳去而复返,抬头看到的却是周一木。

    “爹,你怎么回来了?”周凡有些讶异问,周一木离开家里不过一小时多,怎么又回来了?

    周一木没有问儿子坐在门前干什么,他只是淡淡道:“跟我来吧,有人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周凡呆了一下,才明白过来,父亲是说有人要寿终正寝了,他脸色马上变得严峻起来。

    他之前拜托过父亲,他想看看人临死前,寿鬼会如何夺命,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凡跟着周一木到了一处三丘村的一处屋宅。

    这黄泥砖切成的屋子很为破旧,顶上的黑瓦都被掀开了一大半,显然是一处废弃的住宅。

    屋宅的门前围拢着十来个年龄性别不一的成年人,这些人脸上大多露出哀戚之色。

    “村里的习俗,人死不能住在阳宅,所以就将人安排在了这里,待会不要乱说话,一切我替你安排。”周一木抓住周凡的手臂,低声嘱咐道。

    周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一木两人的到来,人群中走出一个约五十岁老农般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庆叔。”周一木作揖称道。

    庆叔脸色低沉,他只是用可怜的眼神看了一眼周凡,才对周一木道:“一木,你真的愿意出这钱吗?”

    周一木从怀里取出钱袋,递给庆叔道:“里面有早已经说好的五十铜币。”

    周凡看到这里才明白,父亲花了五十铜币,才给他提供了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庆叔用手掂了掂钱袋的重量,点头道:“进去吧,不过先说好,无论看到什么,吓坏了你家小孩,我们可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。”周一木说,他回头看了一眼周凡,示意周凡跟着他。

    周凡跟着周一木向着前方走去,前面的人纷纷让开了一条路,这些人都认得周一木,同样也由此知道周凡是周家的那个短命种,毕竟那天的束发,他们都在场。

    周凡没有理会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目光,他只是看着废屋紧闭的门。

    那寿数将尽的人就在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