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474章 古怪
    黑龙眼里噙着怒意,因为就似周凡所说的那样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确实奈何不了周凡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太生气,毕竟我作为登船者,别说寿数少得可怜,就算是寿数长,外面的世界这么危险,谁知道我能活多久?”周凡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黑龙怒气稍解,她心想这确实有道理,登船者都是一些短命种,她何必这么生气?

    人终究不是龙,这龙神血不可能通过交.配遗传下去。

    关键的问题在于,就算这人死了,他体内的龙神血有可能被人提炼出来再用于其他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是这样,那用的人没理由也恰好修炼了《沸血》,除非这人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向船发誓,不得将龙神血以及《沸血》传给任何生灵!”黑龙决定将这漏洞补上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五百条大灰虫,我马上发誓。”周凡轻咳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黑龙怒视他,这狗东西居然敢勒索她!

    “凭什么我无缘无故要发誓?”周凡反问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不发誓,以后别想从本座这里得到任何东西。”黑龙话语里带着威胁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从你那里得到的东西,都是我用灰虫换来的,你又不是免费给我的,之前给龙神血我的时候,可没说不能传人。”周凡脸色平静道,“如果你不想交易,那就别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黑龙想了想忽而放弃了,她转身不再理会周凡。

    “喂,你真的不考虑一下,只要五百条大灰虫,我就不会将《沸血》或龙神血这些东西教给任何生灵。”周凡在一旁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似龙神血这么珍贵的东西,又想从你身体抽取出来,那只有一个可能,除非你死了,所以在你死之前本座都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死之后,本座要是能脱困,自然会有办法彻查这事,你会将龙神血传出去,那只可能传给你重视的人,等本座真的发现有此人,本座就会连他上下九族一个不留。”黑龙冷静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要是你出不去,龙神血说不定就会在人类中代代相传下去。”周凡又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座要是出不去,那这种事就用不着本座来操心了。”黑龙回道,“反正怎样传,也就是一份龙神血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凡一阵无语,看来这条黑龙是突然彻底想通,看透不纠结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周凡整理今夜得到的收获,不过他很快看着装有胭脂抹胸的红木盒微微发呆。

    不是他起了什么猥琐的念头,而是他隐隐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他一想起胭脂的性格还有之前那七彩情石的恶作剧,他就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这抹胸很可能有问题!

    至少绝不会是什么普普通通的贴身衣物!

    毕竟能从灰河钓起东西的除了登船者还会有谁?

    胭脂对这点肯定也心知肚明,可是她还是将这抹胸扔下了河,这怕不是什么类似七彩情石的那种陷阱?

    甚至很可能是在他登船之后,胭脂才扔下去的,这是为他而设的陷阱。

    “我要鉴定物品。”周凡连忙对黑龙道。

    鉴定物品在黑龙之前发誓帮助范围内,黑龙无法拒绝,她转过龙首来:“你要鉴定什么?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今夜周凡没有什么需要鉴定的东西。

    然后周凡举起了那个红木盒,“替我鉴定这个。”

    黑龙当然知道红木盒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,她怒声道:“你这混蛋是在戏耍本座吗?”

    一条抹胸有什么好鉴定的?

    “并没有,我就是想鉴定一下。”周凡脸色严肃道。

    黑龙这才意识到什么,她取走鉴定的大灰虫费用拿起红木盒,将那条粉红抹胸取了出来,放在爪子里揉呀揉,她脸上露出了怪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周凡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黑龙轻点龙首,她一脸不情愿,不想说出来,要是这人没有要她鉴定,那他说不定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这条抹胸内有玄机,简单来说,那个叫胭脂的引导者在其上设置了一个隐蔽的阵法。”黑龙不得不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阵法究竟有什么用?”周凡脸色微变,他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真是好危险,要是他傻乎乎将这条抹胸带出去,说不定又得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那阵法很特殊,一般不是很厉害的修士都难以看出来。”黑龙又认真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个阵法的名字,但可以透过那隐藏起来的阵纹来猜测其作用。

    “很凌厉的切割之意。”看了一会黑龙赞了一句,“这是一个蕴含了特殊法则的切割阵法。”

    “切割阵法?”周凡微微一愣,“如何触发?”

    “她设了水纹作阵法的开关,只要是水溶液都能触发,不过这切割之意虽然凌厉,但范围未免太小了一些,如果触发时,最多就是切掉人类一只手掌的长度。”黑龙脸上露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周凡脸色微变,他觉得身下有些发凉,胭脂这女人真贱。

    他又瞥了一眼还没明白过来的黑龙,这黑龙还真的单纯,不过他没有说破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周凡就带着他的东西离开了灰河空间。

    周凡一走,船上瞬间变得清冷很多。

    黑龙一双黄金瞳冷得如冰天雪地最底层的寒冰,她先是怒视着七根钓竿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有对七根钓竿做什么,只是用一双爪子,抓向甲板,将甲板抓出了一条条清晰可见的爪痕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卑鄙的家伙,肯定是对本座的龙神血早有预谋,要不然不会这么凑巧钓起那本《沸血》!”黑龙怒不可遏地划拉着甲板。

    没有那本《沸血》,不解决隐患,谁敢融合龙神一族的龙神血?

    这压根就是一个阴谋,她还傻乎乎往里面跳,这使得她心里憋着一腔怒火。

    她讨厌阴谋,要是在外面谁敢对她耍这样的小心眼,她肯定会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坚硬的甲板上锐利的爪痕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她似乎要将这艘船的甲板抓得稀巴烂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灰雾朝船上汇聚而来,变得越来越密集,整艘船都被灰雾掩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龙感受到了威胁,仅剩的半翼伸展开,嶙峋而密集的翼骨如锐利尖刀,黄金眼瞳浮现足以燃烧世间一切的怒火:“你这狗东西,囚禁本座,现在还敢威胁本座,你来呀?”

    龙神一族的威严不容许她有任何的退却。

    然后灰雾席卷着向她涌来,将她那巨大宏伟的龙躯彻底遮绕了起来。

    黑龙那暴怒声从灰雾中传了出来,震得如镜河面起了一层层涟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