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584章 以为我不知道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584章 以为我不知道

正文 第584章 以为我不知道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世上当然存在悍不畏死的人,周凡甚至从仪鸾司中得知世家商贾就豢养着武者死士。

    死士能为他们的主人毫不犹豫付出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刚刚冯云龙的表现不似死士。

    周凡仔细回忆了一下,刚刚冯云龙脸上的表情太疯狂了,自己用刀抵住冯云龙的心脏,他不仅不怕,更是疯了一般攻击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将他的右臂斩下来,他只是痛吼着,发疯地喊要杀死自己。

    左臂被自己斩了,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扭曲疯狂,向着山崖跃去……现在想来,冯云龙向山崖跃下,也未必是寻死,他在赌自己会救他。

    自己救他的瞬间,他就能用仅剩的双脚来杀自己,可以说他为了杀自己已经无所不用其极!

    冯云龙处在一种既疯狂暴怒又冷静的诡异状态。

    周凡又回想起昨天见过的冯云龙与今天赶路时的冯云龙,那时的他可没有一丝要杀自己的迹象显露出来,这人要是之前就对自己有杀心,那未免隐藏得太好了!

    周凡越想越觉得此事诡异,他要带着冯云龙回去,等冯云龙醒来在好好审问一番。

    “老兄,你在哪里?”周凡没有再想冯云龙的事情,而是开始叫唤老兄。

    其实他在山崖下就担心老兄的安危。

    老兄要是发现冯云龙想杀自己,它肯定不会袖手旁观,但它毕竟只是一条狗,它再强也打不过冯云龙。

    而因为今天与冯云龙同行,小绻一直躲在他头上,没有在老兄的背上,老兄没有小绻帮忙,那处境就更危险了。

    他害怕老兄被冯云龙杀了。

    但他从山崖上来后,没有见到老兄,当时就放心了不少,以为老兄见打不过冯云龙就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就专心对付冯云龙,现在将冯云龙弄晕了,老兄还没有出来,他又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周凡叫唤了好几声,一处灌丛中,老兄才钻了出来,它快步跑来,朝着周凡快活摇了摇镰刀状尾巴。

    周凡笑着揉了揉它的狗头: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老兄只是发出嗯哼声,表示自己没事。

    周凡笑了笑,转身捉向冯云龙道:“走,我们回去了,今天没想到还能捉一条大鱼,回去再好好炮制他,我倒是要看究竟出于什么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老兄站在周凡的影子下,它摇着尾巴,发出哼哼声似在回应周凡的话,但它头颅微垂,藏进了阴影之内,口在缓缓裂开,露出了密集锐利的森然犬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过后,陶大饭一家就再也没有外出,一家人坐在屋内,他们似乎在亨受静谧的温馨氛围,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田梅兰正在剥花生,晚上炒菜用的花生。

    坐在屋中一角椅子的陶小天双手放在袖内,他似在发呆,惯常的时候,他也会似这样发呆。

    陶小兔在陶小天的左侧矮凳坐着,她玩着爹给雕琢的小木马,十三四岁的她不减童真,拿着木马,脸上挂着微笑。

    陶大饭昨晚在巡逻队值夜,从早上睡到中午就起来了,他与田梅兰一样,坐在惯常吃饭的方桌上,正对着田梅兰。

    他在用抹布缓缓擦拭着自己九环刀,刀背上穿着的九个铁环时不时发出铃铃声。

    外面有低微的鸡鸣狗吠人声从门缝窗棂中钻进来。

    没有谁理会外面那些算不上噪音的杂声。

    田梅兰剥开一个个花生壳,任由花生米落在簸箕上,她抬头看着拭刀的陶大饭,笑着用不算埋怨的埋怨声道:“你别老是在玩你那把宝刀,把它放下来,赶紧帮忙剥花生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晚饭就赶不及了,也不知周大人什么时候回来,到时晚饭没准备好,丢脸的可是你这一家之主。”

    陶大饭只是瞥了一眼田梅兰反问道:“要是我不放呢?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似乎带着冷意。

    “不放就不放,你朝我瞪眼生什么气?”田梅兰委屈地低头继续剥花生,“你们也不说说你爹?”

    陶小天还在发呆,陶小兔拿着木马在玩,在露出甜美的笑,他们就似没听到娘田梅兰说的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陶大饭忽而笑了起来,忠厚的笑也变得有些阴冷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田梅兰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去屋后摘了四个毒蘑菇,与那些一样没毒的蘑菇混在了一起,你准备做晚饭的时候,把我们全都毒死。”陶大饭缓缓说。

    “大饭,你疯了吗?”田梅兰站了起来,她声音变得十分尖锐,以无法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她很生气,生气得浑身颤抖着,把剥好的花生一簸箕洒向陶大饭,“我是你婆娘,我是小天小兔的娘,我杀你,杀你们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花生洒落陶大饭身上的时候,这个忠厚老实的汉子毫不犹豫举起手中的九环刀一刀朝田梅兰劈来。

    他可是武者,这样的一刀没有多用力,但也带起了一阵呼呼风声,九个铁环铃铃作响。

    但这不算快不算慢的一刀被田梅兰避开了。

    刀将方桌劈成了两半,两半方桌摔在地上,溅起了灰尘。

    若不是早有预备,田梅兰根本无法避开这一刀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扑在地上翻滚一下,才连忙站起,脸上露出哀色,尖声喊道:“大饭,你要砍死我,我可是你婆娘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陶小兔没有再玩木雕,她害怕地蜷缩在一角。

    陶小天站了起来,他快步跑到屋角抽.出了一柄长刀,这是他经常练武用的刀,他冷漠看着自己的爹娘,开口道:“爹,快杀了娘,我也看见了,娘摘了毒蘑菇,想毒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娘,是被外面怪谲附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天、小天。”田梅兰唤得很哀伤,但是她的眼很冷,“你跟你爹都疯了吗?我可是你娘。”

    “爹,快杀了她。”陶小天没有理会田梅兰,催促道。

    陶大饭环视屋内一切,那张老实的脸变得狰狞起来,他看着田梅兰笑得狰狞阴冷:“小天别急,我不仅要杀你娘,我还要把你与小兔都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想杀我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