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593章 谈话(为盟主圣痕凯文加第二更)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593章 谈话(为盟主圣痕凯文加第二更)

正文 第593章 谈话(为盟主圣痕凯文加第二更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周凡心里没有任何不满,因为他也明白,羊翟里可能就只有他一个人逃出来了,洛水乡仪鸾司不怀疑他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黄叶老道带着他一路前进,两人没有说几句话,就进入了中心的主帐篷内。

    主帐篷内,有着十五人正围着圆桌商量事情。

    这十一人中既有平东使顾玉泉、平南使宋修为,还有六个是赶来支援里一级的四安使,余下的则是洛水乡仪鸾司洗髓段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全部,还有更多的人在赶来的路上,每一里仪鸾司都会派人来支援,但有些里地处偏远,如天凉里的人要赶到,得好几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他们见到周凡进来,皆是停下了说话,看着周凡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我们洛水乡巡察使周凡……”黄叶老道连忙替周凡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周凡与仪鸾司诸位同僚一一问好。

    简单的见面介绍结束后,顾玉泉打量了一眼比他想象还要年轻的周凡道:“周巡察,时间紧迫,到目前为止,你是唯一从念魇覆盖范围逃出来的武者,你给我们讲述一下里面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周凡点了点头,就讲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念魇爆发的时候,我恰好在边界调查尸骨鼠迁徙一事,在爆发之后,我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不对劲……恶念极为厉害,但师门所赠的护身符在关键时候护住了我,我就开始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护身符失效之前,也因为我运气不错,处在边界上,才得以逃出来……之后我就通知了洛水乡仪鸾司以及羊翟里仪鸾司,但是可惜羊翟里仪鸾司至今都没有任何的回信……”

    周凡在这两天就已经想过这事,所以他说得很为流畅,至少他这番话逻辑上没有太大的漏洞。

    关键是活着的只有他,他怎么说都可以,其实就算有人没死,似他一样活了下来,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从里面逃出来的。

    龙神血他当然不能说出来,只能说得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顾玉泉又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,周凡都一一回答了。

    之后发现无法从周凡那里得到太有用的信息,顾玉泉就没有多问,而是与其他人商量起事情。

    周凡由于刚到,他不明情况,就没有多说话,而是安静听着。

    他才发现,仪鸾司建立营地后,就不断想法测试恶念是否消散,但到现在为止,恶念还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不过应该快了。

    仪鸾司此次过来,唯一的任务就是尽可能杀死恶念过后的魇灵。

    直至天色快暗下来,这样的讨论才结束。

    顾玉泉三位四平使邀请帐篷内的诸位下属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用餐的时候,与周凡还算熟悉的黄叶老道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等下留下来,顾大人有事要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周凡没有反对,而是微微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用完餐后,其余人都急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营地内现在这么多人,还是要他们好好看着管理自己带来的武者,免得在行动开始前出现什么麻烦事情。

    周凡跟着顾玉泉、宋修为、黄叶老道三人回到原来的帐篷。

    帐篷的圆桌上还有羊翟里地图摊开,用黑色线条圈着念魇可能的覆盖范围,有一处明确的边界还是周凡提供的消息。

    即使营地条件简陋,但还是有下属给四人端来了茶水。

    顾玉泉年纪与黄叶老道差不多,他呵呵笑着让周凡不用客气。

    周凡对着三位四平使,他也没有丝毫的紧张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有事,对上三位四平使他没有任何的胜算,但以他罕有的瞬移身法,面对的又不是诡异莫测的怪谲,想逃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再说,他不认为三位四平使会无缘无故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顾玉泉三人都是看着周凡,他们也能感觉到周凡面对他们的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至少这番气度,在一个年青人身上不算多见,在那些世家、门派宗教的弟子身上则是常见。

    “刚才因为人多口杂,有些事就不便询问周巡察,现在这里只有我们四人在,说话也方便一些。”沉默了一下,顾玉泉开口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仪鸾司的原则向来是不问出身、不探究武者修士的秘密,因为我们的敌人主要是怪谲,所以如果不便回答,那周巡察可以不说。”顾玉泉想了想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周凡点了点头,其实他对于会有类似的询问也早有预料,顾玉泉后面补充的那番话,让他感到放松了不少,加入仪鸾司就有这点好处,因为面对的敌人是怪谲,仪鸾司对武者一向保持着宽松的管理原则。

    不随意窥探一个武者的来历,其实要不是牵涉念魇,事关重大,这番谈话根本就不会有。

    “周巡察,你说你靠着师门赠予的一道护身符,避免了恶念的侵蚀,才逃了出来,那这道护身符是否可以告诉我们是什么名字的符箓?”问话的是一直冷着脸的宋修为。

    “这个实在抱歉,事实上我师尊给我这道护身符的时候,也没有提及它的名字,只是让我藏好,说关键时候说不定能保我一命。”周凡苦笑一声,“不过可以告诉你们的是,这是由龙鳞炼制的护身符。”

    龙鳞?

    三位四平使面面相觑,他们也曾经听过由龙鳞炼制的符箓,每一道都极为稀有,如果真的是龙鳞炼制的符箓,那能短暂抵御恶念侵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凡这样说,也是因为他身上有一道蛟鳞炼制的默咒符,他说龙鳞符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,当然为了避免意外,他就故意说不知护身符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那太可惜了,本来还想着要是不太珍贵的符箓,我们可以想法找来,派人进入里面查探一下情况。”宋修为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念魇因为很少出现,少有人知道,就连我们三个都是偶有耳闻,不知周巡察是从哪里得知的呢?”顾玉泉想了想问。

    毕竟周凡逃出来后能准确辨认出念魇,进而将消息传回来,就算是他们三人,在偶有耳闻情况下,很难做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心中又一个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