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720章 各人的准备
    价格敲定下来张李小狐把银票交出来后,他并没有急着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张李老太爷好奇问,要是以往目标得逞,张李小狐那屁.股就好似着火一样,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张李小狐脸色难看道:“这张三李四是我出钱请的,但家里答应给的甲字班越野试扈从,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就给你。”张李老太爷一脸轻松笑道:“可是你有了张三李四,又不能带其他人参加越野试了,拿来何用?”

    “我要小梅和小兰,小梅擅长弹琴,小兰擅长跳舞,把她们放在百花楼表演几天,我应该能回一下血。”张李小狐道。

    百花楼是高象城有名的妓院。

    “最好能挂上张李家老太爷贴身侍婢的名号,这样收的钱更多。”张李小狐想了想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张李老太爷把自己手中的茶杯给砸了,他气急败坏道:“你这混账东西,你要是敢这样做,我剥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敢这样做?在越野试期间,她们就是我的扈从,又不是叫她们卖身,只是卖艺而已。”张李小狐冷脸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你滚,无论梅兰菊竹、春夏秋冬还是谁谁谁都不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耍赖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就耍赖了,你能奈我何?我怎么会有你这不成器的白痴孙子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讲信用的老家伙!”

    这一大一小的对骂之声远远传出来,但张李家的仆人还是家人,都是脸色平静各自做各自的事,他们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象寺上空烟气渺渺,信徒在前院进进出出,祭拜正殿中的佛像。

    而后院却是一片清净之地,两者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一老一小两个和尚正在默默念经。

    老和尚肥头大耳,笑起来如弥勒,一篇经文完毕后,他才放下敲击木鱼的木锤,这本来是道家所发明之物,但被佛家所借鉴引用。

    老和尚看着身旁的白衣僧人,他眼里露出满意之色:“一行,你的佛法功课没有落下,这说明了你没有主次不分,这很好,佛法才是我们的根基之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一时一刻都不敢忘。”一行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老和尚乃是白象寺主持圆海大师,他心里面为一行的身心通透而感到高兴,但他没有表露出来,而是蹙眉道:“只是你胜负心太重了,学佛之人不应该胜负心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并不认为胜负心就是错的。”一行微微一笑:“我对人没有任何的胜负心,只是自己与自己比,每一天有进步,都为之欣喜不已,这样的胜负心又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“你有你的道理。”圆海没有与一行争辩,而是微微摇头道:“佛法是靠自己去领悟的,师父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,你现在认为没有错,那就保持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甲字班越野试,我让你两位师叔陪你一起去。”圆海转而又说。

    一行微微皱眉:“这会耽误两位师叔的修行,其实我一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他骄傲自大,而是他确实有这样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圆海长宣一声佛号,“让他们陪你去,圆碌已经有数月没来高象城讲经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沉默了一下点头道:“那就听师父的。”

    圆碌就是小佛寺在高象城宣扬小佛寺佛法的人,已经数月没有出现,那就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似一行这种还没成长起来的大佛寺优秀弟子,往往是小佛寺的眼中钉肉中刺,两佛寺之间不是没有出现过优秀弟子突然死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大佛寺与小佛寺关系越来越差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一行从来没有遭遇过小佛寺的暗杀,但他也明白,小佛寺没有出手则已,一旦出手,那就代表着有绝对的把握除掉他。

    圆海让两位白象寺高手陪着一行,主要是有着这方面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师父,小佛寺乃是邪道,妖言惑众,圣上为什么要如此袒护它?难道就是为了所谓的君王平衡之道,就任由小佛寺此等附佛外道横行于世吗?”一行面露不甘问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此等事以后你自会知道。”圆海不愿意细说,“你在外面不要与人谈论小佛寺之事,更不可妄议圣上是非,我们是僧人,不是书院那群书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行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师父不愿意说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这或许涉及了大佛寺内部问题,不是现在的他能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且师父不想说,也是怕他知道了徒惹烦恼而已,小佛寺的问题延续了这么多年,大佛寺依然没有解决,那说明这事没有这么容易,也不是他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一行想着这事,向师父说了一声,就从房间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圆海在一行出去之后,他想着一行刚才提及的问题,叹了口气,脸上露出不解的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世人只知圣上袒护小佛寺,却不知大佛寺如果能下决心,就算圣上也无法挡得住大佛寺除掉小佛寺。

    小佛寺一旦被除掉,圣上就算再愤怒,也不会因此而灭了保护大魏多年的大佛寺。

    这是大佛寺似圆海这种级别的僧人共有的常识,但奈何这么多年以来不知为何大佛寺上层的态度总是飘忽不明,这使得小佛寺问题迟迟无法解决。

    但幸好这次,大佛寺似乎是下定了决心,圆海只希望不会再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似小佛寺这种只修来生,不自渡渡他的佛法,必须要消灭!圆海脸色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杜泥,你才考了第二啊。”仲田一脸轻松调侃说,“在文试公开前,你不是说这次必定第一的吗?”

    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老师不用说了,这次输给《菊花台》,弟子输得心服口服。”杜泥轻叹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只是弟子有一事不明,这诗为什么叫菊花台呢?”杜泥又是有些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这我怎么知道?”仲田笑着摇头:“你想知道,可以问那诗人周凡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我会问的。”杜泥一脸认真道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次越野试,你是与考生一起组队还是要找两个扈从?”仲田又是说起另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傻,当然是找两个强大的人做我扈从了。”杜泥说得理直气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