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755章 登山前三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755章 登山前三

正文 第755章 登山前三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随着夜幕降临,广场上冉冉升起一颗亮白的符珠。

    符珠的照耀使得广场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教习们站在玄光玉壁下忙碌着监控事宜。

    仲田、圆海、张李老太爷坐在白玉高台的主位上,脸色肃然而沉默。

    今天是大多数考生登山的第一天,也是最危险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报,目前还剩下一百四十七名考生明天会继续登山,被淘汰活着考生十人,放弃下山保留考试资格十一人,死亡考生三十三人。”一位教习走上白玉高台后说道。

    死亡三十三人!

    这个数字让仲田三人脸色微变,要知道这死的都是大魏朝的年轻天才,才越野试登山第一天就死了这么多人!

    而且这仅仅是考生,他们一死,身边的扈从又有多少能活下来的?

    “怎么会死这么多?大多数不是都带着扈从吗?”仲田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据我们观察,排除那些意外死亡的考生,大多死的都是明知危险,还依然冲动选择冒险而不幸陨落。”那名教习面容苦涩道。

    每一个甲字班名额都寓意着巨大的利益,因此总会有考生明知前面有危险,还是铤而走险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跟他们说过,要是不行就退下来,这些蠢货……”仲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谁爬得最高?”张李老太爷冷静问。

    “温晓,他现在已经爬上一千二百丈。”教习说起这话时脸上露出一丝敬佩。

    千幻雪山不过是三千丈,温晓已经快走完一半的路程。

    仲田三位主考官也是微微动容,即使有扈从相助,但千幻雪山危险,有时候不是扈从能帮得上的,还是需要自身的实力强悍才行。

    “第二名呢?”张李老太爷又问。

    “第二名是一行,他比温晓起步慢,但也爬上了一千一百丈。”教习缓缓说。

    仲田与张李老太爷都是瞄了一眼圆海。

    圆海脸色平静,并没有就此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第三名是皱深深,他爬上了一千零五十丈。”那名教习不待仲田三人发问,又是说出了第三名。

    皱深深?

    仲田三人一脸茫然,他们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那皱深深是高象县洛水乡天凉里人士,不知为何,他请动了高象仪鸾司府的镇西使张公公作他的扈从。”教习开口说道,他眼里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这情报是他刚刚在台下得知皱深深是第三名之后,与其他教习交流才得知的。

    毕竟皱深深籍籍无名,但张公公书院不少教习还是认得的,才由此知道张公公当了一个叫皱深深考生的扈从。

    “张公公?”张李老太爷脸色有些微妙,不是说张公公有多强,而是张公公来自皇宫,“皱深深会不会是某位天潢贵胄?”

    张李老太爷不是嘴上没把门的人,他故意说出这话,就是想看看仲田与圆海的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他那双眼微眯一直在看着仲田与圆海。

    仲田与圆海脸上露出惊讶之色,不得不说,张李老太爷这猜测还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张李老太爷心里有些失望,因为仲田与圆海脸上的表情来看,显然也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那位教习更是低下了头,一声不敢吭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又如何?”仲田摇了摇头脸色平静道。

    就算是又如何?

    圆海脸色木然。

    张李老太爷一阵默然,他知道仲田说得对,大魏皇室传承至今,别说李氏皇室庞大的人口数量,就算是当今圣上,也有数百皇子,就算皱深深是其中一个皇子,靠上去也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除非是已经进入继承序列的皇子,但进入继承序列的皇子,张李家想巴结,恐怕也得往后站。

    所以说知道了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仲田三人没有再问第四名是谁,而是又问了他们关心的几个考生名次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知道别说第四名之后没有意义,就算是前三名,目前也仅仅是有优势而已,今天只是登山第一天,关键是要看后面几天。

    这可是千幻雪山,不是说现在领先就能一直领先,很有可能一天过后,名次全部变了样。

    问完基本情况后,教习就朝仲田三人一礼,准备退下白玉高台,这时仲田开口问:“候十三剑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刚进入冰树林。”教习回答。

    刚进入冰树林……仲田嘴角微扯,剑宗怎么派了这么一个奇葩过来?

    圆海与张李老太爷也是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教习觉得那候十三剑颇为有趣,所有考生都已经登山了,候十三剑却还在冰树林外层晃悠。

    教习离开之后,仲田看着玄光玉壁的光点,他沉默了一下道:“也不知今夜过去还能剩下多少人?”

    圆海与张李老太爷也是眉头微皱,因为在千幻雪山过夜很危险。

    雪山之上呼呼寒风早已彻底停下。

    山坪四周万籁俱寂,周凡三人早已布置好过夜的准备,夜光符珠散发出柔和的白光。

    他们选择过夜的位置远离山坪的岩壁,因为在岩壁旁过夜会视野缺失,而且很可能会有怪谲攀爬岩壁过来偷袭。

    为此他们选择了山坪中间开阔位置,不怕被发现,是因为在夜里不会有考生小队再继续往上攀爬,这样做太危险,不会有人敢这样连夜爬山。

    三人围坐在一起,吃了一些干粮,缓解一天以来遭遇的疲劳。

    在他们不远处是鬼葬棺,铁爬犁上红木棺椁旁的三道灰影正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但周凡他们早已经习惯,漠视了这种注视,毕竟他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在千幻雪山过夜危险的地方在于一旦睡熟过去,很可能再也无法醒过来,在睡梦中死去。

    所以武者就算攀爬千幻雪山,也会选择尽量在天黑之前下山,若非遇到困难,都不会在千幻雪山过夜。

    “据那些在雪山过夜睡着而又活下去的人说,他们有些什么梦都不会做,有些说自己梦见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有些更说自己做噩梦,差点在噩梦中死去,每一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谁也不知道那些睡过去之后永远死去的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们绝对不会是入睡之后被冻死的。”古彦说完喝了一口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