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770章 乌龟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770章 乌龟

正文 第770章 乌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要记住,你存入的意念只能是不做某一事或做某一事,要是多了,这颗神元珠很可能会变薄,从而很容易遭到骇梦之环的侵蚀。”赵雅竹又是提醒道。

    周凡没有回话,他的时间不多了,灰雾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脖子上,身体也变得若隐若现起来,他明白,要是梦境是连续的,那今夜他大概率会出现在血衣小男孩的山庄之中。

    而他只能存入一种做一件事或不做某一事的意念。

    如果出现在血衣小男孩的山庄内,以那血衣小男孩表现出来的诡异,他想逃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他就只有两种选择,第一种选择就是继续无视血衣小男孩的游戏邀请,第二种选择就是接受血衣小男孩的游戏邀请。

    第一种选择他昨夜选了没死,但不代表今夜他就会没事,昨夜他可是花了很多时间才到了那山庄之内,所以后来他才在那死亡的瞬间从梦境中脱离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种选择是选择接受游戏邀请,他完全可以设定让自己玩其中的一种游戏,但如果从堆雪人、打雪仗、木头人一二三、猜拳、画画中选一种,他觉得堆雪人也许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但这只不过是他想的而已,他不敢肯定接受游戏邀请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想选择接受游戏邀请。

    灰雾到了周凡的下巴,周凡心里已经有了某种想法,他还是看向赵雅竹问:“你觉得我选什么意念存入去好一点?”

    “你都说你昨夜不玩游戏快死了,那就只能存入意念玩其中某种游戏,那血衣小男孩给你提供了五种游戏,打雪仗会让雪球砸在你身上,木头人一二三与猜拳都会很快就决定输赢,画画太诡异,我觉得堆雪人最安全。”赵雅竹笑着分析道。

    难得赵雅竹居然不收取报酬。

    周凡只是默默点头,他没有多问,而是凝神看着神元珠,默念自己想好的意念。

    神元珠很快就化为银黑相间的光芒顺着周凡的眉心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时周凡被灰雾蔓延彻底覆盖住,很快就消失在船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堆雪人最安全,是在骗他还是真心话?”周凡一走,蚀芙就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这有区别吗?”赵雅竹脸上露出调侃之色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区别,你要是在坑他,可会害死我的。”蚀芙脸色微冷道。

    赵雅竹哈哈笑了起来:“小家伙,你就放心吧,不说为了你,他可是欠我一次附身,我怎么舍得他就这样被杀死,要不然我为什么要卖给他神元珠?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番话,我说的是真心实意,但我可没法保证我说的就是对的,说不定堆雪人才是最危险的一个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他会听你的吗?”蚀芙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准,周凡这人心思复杂得很。”赵雅竹叹了口气:“他就算是听我的,也必定是经过一番考虑,觉得对才会听,就似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听他的口气,他似乎还会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,你已经寻到可疑的地点了吗?”

    蚀芙沉默了一下道:“已经找出两个距离我最近的地点,我与我的人分开去找了,但你也知道,在外面行走并不容易,还是需要时间,不知能不能赶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就似我之前说的那样,赶得上最好,赶不上也不用沮丧,机会多的是,当然前提下是他别死在了梦中,要不然你肯定得跟着他陪葬,而我呢,也要进入沉眠中,等待下一次的醒来。”赵雅竹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明白,不用你提醒。”蚀芙深吸口气,“要是时间来得及,我找到他之后,会想法将他引离骇梦之环的险地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,毕竟你们现在的实力又无法击败他将他囚禁起来,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办法。”赵雅竹笑着点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凡静静站在庄园之内,他眼前的是亮红色雪地,雪地上是站着的血衣小男孩,他看着周凡漠然问:“要堆雪人吗?”

    周凡缓缓摇头,拒绝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想,你可以往里面走了。”血衣小男孩低头,用手做一个小雪球,然后放在地上慢慢地滚,滚成一个大雪球后,他微微抬头,发现周凡还在,他愣了一下问:“你不与我堆雪人你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走路,我走路做事一向这么慢。”周凡吞吞吐吐道。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这才发现周凡确实是在动,只是他的脚步挪得很小,每次都是抬起移了一丝就放下,双脚好似老人那样无力,估计也就比乌龟快一些。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愣愣站着看周凡的乌龟步移动,堆雪人的他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情况,如果周凡拒绝玩游戏,又不愿意往里走,他会有办法,但现在周凡不是不愿意走,周凡正在往里走。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歪着头想了想,觉得这样做没问题,他干脆低头继续堆雪人。

    周凡还是在坚定地往前,直至血衣小男孩堆了三个雪人,他才推开门,慢悠悠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单是跨过了这道门,也花了不短时间,直至门重新合拢,堆雪人的血衣小男孩才抬一下头看着关闭的门,又低头堆雪人。

    进来看到更宽阔的雪地,雪地上依然站着三个容貌一致身高不一的血衣小男孩,他们手中握着亮红的雪球,最高的那个小男孩冷冷问:“要打雪仗吗?”

    周凡沉默,他既没有说要,也没有说不要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玩,那就往里面走。”最矮的小男孩补充道。

    可是周凡也没有抬脚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最高的血衣小男孩有些生气问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还没想好。”周凡缓缓道:“能让我好好想一想吗?”

    三个血衣小男孩面面相觑,从来没有人会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他们连打雪仗也不玩了,只是看着周凡,给周凡压力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周凡似乎才考虑好:“我不玩打雪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离开。”身材不高不矮的血衣小男孩心里面松了口气催促道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三个很快就看见了周凡缓缓点头,缓缓抬脚,就似乌龟爬一样,向着里面的门走去。

    三个血衣小男孩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