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779章 我是谁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779章 我是谁

正文 第779章 我是谁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看着周凡身旁的大雪球,一中一矮血衣小男孩眼都直了,身躯几乎全废的最高血衣小男孩声音从空气中浮现出来:“你这是耍赖,我们明明说好,扔出一个雪球的大小。”

    “扔出的分量与我说的一个分量可没有冲突,我是说扔出的雪球该有多大,但没说扔出的雪球就是一个雪球这类话。”周凡反驳道:“不信你们回想一下。”

    三个血衣小男孩一阵沉默,周凡确实有说过扔出的雪球大小,但却没有说过那就是一个雪球。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,你没有提前说明。”最矮血衣小男孩忿忿不平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也没有说你们的手臂断了之后还能动,这对我来说也不公平。”周凡冷笑说。

    三个血衣小男孩皆是一窒。

    “再说我扔完五个这么大的雪球之后,你们也可以朝我扔这么大的,这应该很公平啊。”周凡又补充了一句:“而且我先扔也是你们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三个血衣小男孩又是沉默了下去,他们陷入了思维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输了。”最高血衣小男孩幽幽地说。

    这时雪地上又是出现了一道裂缝,画画血衣小男孩迈步而出。

    画画血衣小男孩脸色冷漠,这场游戏他从头看到尾,但一直没有出手干扰,因为这是他定下的规矩,他也不能破坏自己的规则。

    画画血衣小男孩挥挥手,周凡的身体犹如一个漩涡般再度消失。

    这种挪移让周凡感到头晕眼花,待他再次站定的时候,他晃了晃头,视野再度清晰起来,他看着房间内的血衣小男孩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画室。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也是瞬间出现在周凡的身边,他沉默看着周凡。

    周凡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将你送到木头人一二三或猜拳哪里,你还是会想法赢,因为你看出了他们的弱点,他们的智商很低,所以这样做已经没有了意义。”血衣小男孩缓缓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周凡问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血衣小男孩反问。

    这样的反问让周凡愣住了,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的眼深邃如两轮吸人的旋涡,周凡呆呆地看着他的眼。

    直至旋涡停止,周凡才遽然一惊,他完全醒了过来,那双有些呆滞的眼变得灵动起来,他忌惮看着血衣小男孩,同时试着运转体内的真气,可是在梦中他体内空空如也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真气。

    他在梦里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这一事实更是让他的心微沉下去,他能醒过来显然也是因为血衣小男孩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血衣小男孩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血衣小男孩拿起了画笔,在画笔上轻轻一点,朱红颜料抹在了画布上。

    画布还是一片朦胧,周凡看不清画布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吗?”周凡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你认为你是谁,我才知道你是谁。”血衣小男孩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原来这是一道哲学题……周凡有些无语地想,他回答:“你认识我,但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得你,你也认得我,只是你忘了而已,我们已经有很久没见面了。”血衣小男孩平静道,他的声音没有蕴含任何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是认错人了?”周凡愣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血衣小男孩说得很坚定。

    周凡又是沉默了一会道:“可是我的记忆很完整,要不你给我说说,你在哪里见的我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题没有意义,当你想起来的时候,你就会想起来,要不然我说,你也会怀疑我在说谎骗你,而且我也不想说以前的往事。”血衣小男孩头也不回,专注画图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?”周凡犹豫了一下问。

    他现在都无法确认血衣小男孩对他是善意还是恶意,他更倾向于血衣小男孩对他存在恶意,但要是恶意,为什么还不出手对付他?

    那些游戏存有恶意,但血衣小男孩应该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的态度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手中画笔悬住没有再动,他缓缓道:“我也不知道,这应该是杀你的最好机会,但我又怕你苏醒过来,所以我又不能直接动手,只能试着依照梦境的规则来处理你,但没想到你在梦中还能保持一点灵明。”

    周凡听到这里紧绷的心神放松了一些,他听出了血衣小男孩的放弃之意。

    但也明白血衣小男孩可能是将他当作仇人来看待的,要不然不会想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与你究竟有什么仇?”周凡小心翼翼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很讨厌的人,所以才想杀了你。”血衣小男孩提着画笔继续画画。

    画室内有很多画布,但画布都是朦胧模糊的,看不清具体的画像。

    周凡有些无奈,他真的怀疑血衣小男孩认错人了,但他又无法解释,因为血衣小男孩很坚持他没有认错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周凡也不知该对这个诡异的血衣小男孩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天快亮了。”血衣小男孩叹了口气道:“那些梦境规则的产物太蠢了一些,你能维持一点灵明,他们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周凡眼里警惕之色渐深,血衣小男孩是要对他出手了吗?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将笔放在笔架上,他转身看着周凡,他眼瞳依然深邃,血衣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周凡没有说话,只是与血衣小男孩沉默对视着,要是血衣小男孩真的对他出手,他只能尽量尝试去避开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了真气,但他也不愿意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“我杀不了你,那我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,所以这夜会是我与你的最后一次见面,下一次相见还要一段很长的时间。”血衣小男孩的眼瞳变得沧桑起来,他的声音充满了感概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抱抱我?”血衣小男孩口气轻松,他似乎只是在提一个很寻常的要求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……周凡张口本想拒绝,但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僵住了,他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血衣小男孩走了过来,周凡发现自己的双臂摊开,将血衣小男孩拥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周凡感到一阵恶寒之余,他双臂触碰到的血衣就似万年不化的寒冰,阴寒侵蚀着他。

    周凡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模糊起来,他低头看着被自己抱着的血衣小男孩,心里默念:我就当抱了一个小孩子,这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的什么都忘了,姐姐……”小男孩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这是周凡脱离梦境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