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855章 母女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855章 母女

正文 第855章 母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脑军师走近看着身穿天蓝衣衫,黑色短发的小孩。

    小孩跪在紫泡沼泽边上,低着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就算是脑军师走近,她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妹,不要惹老爹生气。”脑军师轻声劝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老爹诞下小妹后脾气改了不少,要不是因为小妹是老爹生下来的圣胎,要是以前有儿子敢忤逆老爹,老爹肯定毫不犹豫杀了它。

    蚀芙没有理会脑军师的劝说。

    “老三别理这不成器的东西。”洞内传出蕴含极大愤怒的少女声音,“你想知道什么?我从来没有说过你有父亲,你是蘑之一族的圣子,是我的女儿,这还不足够吗?”

    脑军师也是把头伏在了草地上道:“老爹,这事都是我的错,小妹学习人类知识,知道了人类有父母一事,是我编造了故事说她的父亲死在了那人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知道,你不用说了。”洞内那少女不耐打断道:“以前说谎是不想你老是问东问西的,现在告诉你,你没有父亲,只有母亲,又或者说我就是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男人是怎么回事?”蚀芙问。

    “那男人是我们的死敌,他杀了你诸多兄长与族人,他是你的仇人!”洞内的声音越发凌厉,“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见到了他,又是在什么地方见到了他,之前你说不能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可以接受,甚至命令族人替你搜集濒临死亡的怪谲供你杀死,即使你什么都不能说出来,但整个蘑之一族都能信任你,你为什么不能信任我,信任你三哥,信任自己的族人!”

    “你冒着危险,使用秘术只花了一天时间赶回来,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教导过你,人类不可信,你是蘑之一族的未来,他们说什么都不能信!”

    即使受到了严厉呵斥,蚀芙还是反驳道:“可是我体内的人类血液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的部分谲人天赋又与那个男人的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蚀芙话还没有说完,一道白色人影就到了蚀芙的身前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蚀芙飞了出去,落在一丈外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左脸颊变得一片血肿。

    站在她原先地方的是白网格裙子的清冷少女,雪白眼瞳正冷冷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老爹。”脑军师浑身颤抖起来,它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平息老爹的愤怒。

    它第一次见到如此愤怒的老爹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白冷荪声音冰冷,她看向蚀芙:“你知道的都是真的,你体内是流淌着那人的血液,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但他不是你的父亲,我当初借用他的血肉生下了你,为的就是让你帮我,帮蘑之一族杀了他。你是不是想说我错了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他是你的父亲?”白冷荪气极而笑:“这不过是利用,他是人类你是怪谲,要是有机会,我们不杀了他,他就会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娘这样做错了,可是他不是父亲又是谁?”蚀芙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如一缕轻烟般,白冷荪就到了蚀芙身前,她抬脚踩去,嘭的一声,蚀芙的头被踩得陷入了泥土中。

    白冷荪愤怒道:“蠢货,他是我的仇人,自然是你的仇人,我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学习人类的文化,把你都学傻了。”

    白冷荪一脚脚抬起,一脚脚踩下去。

    踩得地面皲裂出一道道裂痕,鲜红的血飞溅。

    蚀芙没有反抗,她的头脸都是血,已经不成形状,她感到了娘的愤怒,出生以来,娘还是第一次如此打她。

    她连真气都没有用,任由娘发泄心中的怒气,她眼里只有茫然,如那落下群山的夕阳,变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原来赵雅竹说的都是真的,那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“老爹,是我的错,不应该提议让小妹学习人类的文化。”脑军师连连磕头替蚀芙求情。

    让蚀芙学习人类的文化,是为了让蚀芙更好了解人类的功法,必要时候还可以潜进人类社会做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白冷荪没有理会脑军师,因为脑军师的提议是她允许的,她就不能迁怒脑军师。

    白冷荪停下脚,单手提着蚀芙的脑袋把她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布满血污的脸正在不断愈合,就是那男人恶心的能力。

    白冷荪心中怒意更甚,她冷声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蚀芙对视着那雪白的眼瞳,她茫然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曾经说因为某种原因暂时不能杀他,但当那问题解决,你杀不杀他?”白冷荪逼问道。

    蚀芙沉默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白冷荪捉着小脑袋的手更加用力,她怒声问:“我要你杀他,你杀不杀?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不杀他,那我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老爹。”脑军师浑身颤栗,“不能这样做,老爹,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三,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,我就杀了你。”白冷荪暴虐的情绪在累积,她看向蚀芙:“说话,难道我养了一个小哑巴?”

    蚀芙眼珠转动,她看着那已经坠下还剩一圈轮廓的夕阳,凄然道:“我下不了手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似乎静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冷荪的手用力又放松,如此反复数次,愤而用力一扔。

    蚀芙飞了出去,砸断了一棵树,才摔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叛徒!”白冷荪转身往洞内走去,她的声音向着四处扩散:“滚,滚出我的领域,不要让我再见到你,否则我必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蚀芙躺在地上,绿翡翠的眼瞳不断有眼泪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被驱逐了,以后她不再属于蘑之一族。

    娘不认她了。

    她无家可归。

    脑军师连忙爬起来,把蚀芙提起,它害怕老爹改变主意,杀了小妹。

    “小妹呀,别担心,老爹现在在气头上,等她气消了,你再回来道歉,就没事了。”脑军师安慰道。

    即使怪谲成长速度与人不同,但无论如何,小妹出生不过几个月,这样的事无论是怪谲还是人,打击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,当初娘为什么替我起名叫蚀芙?”

    脑军师身体一僵连忙道:“你不要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蚀芙与弑父同音?我生来一切都是为了杀他对吗?”她眼瞳里蕴着悲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