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868章 来自镜都的信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868章 来自镜都的信

正文 第868章 来自镜都的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周凡看着候十三剑问。

    此刻的候十三剑难掩疲惫之色,第四剑市井消耗他的精气神太多了,要是往常,说不定他早已躺下睡觉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想问周兄,你一天当真修炼十一个时辰吗?”候十三剑一脸认真问。

    我的确一天修炼十一个时辰,但这很特殊,我很难向你解释……周凡心里想着,他不忍道:“候兄不必在意这种事,修炼自当量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候十三剑轻轻点头,又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跟他说过你一天修炼十一个时辰?”李虫娘微微一怔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久前。”周凡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虫娘听完之后忍不住轻笑道:“周大哥,你怎么可以说谎骗他,我看这候十三剑恐怕是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骗他。”周凡呃了一声道:“我闲时候都是一天修炼十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李虫娘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有一半时间是在梦里。”周凡坦诚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擂台试最后几场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擂台试一结束,教习们就聚在一起,把成绩统计好交给仲田三人。

    仲田三人看了一遍名单上十九个名字排名:周凡、候十三剑、皱深深、李虫娘……

    十多个考生也按照吩咐聚集在白玉高台之下。

    人数自然是不够十九人的,因为有好几个考生受伤了,如一行、皱深深这些考生都因为受伤,无法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甚至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接下来的武试。

    要是影响,那很可能会被直接淘汰掉。

    仲田开口道:“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自己的名次,擂台试的名次也很快会张贴出来,所以在这里就不再说擂台试这事,而是说武试最后一项。”

    考生们都是集中了精神,这武试最后一项将会决定谁能进入甲字班,获得大量的修行资源。

    周凡同样不敢大意,即使他已经文试、越野、擂台三项第一,但武试一直是采用淘汰的方法,也就是说就算最后一项他可能会被淘汰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不被淘汰,他现在想争取的是甲字班大考魁首之位,那就不能考得太差,要不然可能会一行或候十三剑这些与他分数差距不算很远的人反超。

    “拿上来。”仲田一脸严肃道。

    在白玉高台之下的三名教习沿着台阶小跑上来,中间那名教习手里捧着一个黑木盒子。

    在上来的过程中,另两名教习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黑木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足有人头大小。

    仲田指了指黑木盒子道:“里面的是镜都送过来的试题,别说你们,就算是我们三位主考官到目前为止也不知道武试第三项考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盒子在送到高象书院后就没有少于三人守着它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仲田话说完就拿起盒子递给圆海。

    圆海与张李老太爷都是很认真地查看盒子,确认盒子上面的禁制没有任何开启重封的迹象,他们才点点头,把盒子交还仲田。

    仲田取出一枚印章,在盒面的禁制中心盖印,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禁制消散。

    仲田推开盒面。

    考生们就算抬头仰望,也难以看得到盒内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一封信与一个盒子。”仲田说着就把信与黑铁盒子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铁盒子同样被符文禁制封印着。

    “信上没有禁制,上面写着先看信。”仲田又说了一句,他把信递给圆海。

    圆海瞄了一眼,又交给张李老太爷,张李老太爷同样看了一眼信封,又把信交给仲田。

    三人眼中都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这究竟搞什么?

    这样的作风很可能是出自曾经被传疯掉了的书院圣人。

    仲田撕开了封条,把信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圆海与张李老太爷都是围了过去观看。

    三人默默看了一遍,都是沉默了起来。

    底下的考生们都有些着急,但仲田三人不开口,他们都只能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老师写给你们的信。”仲田扫了一眼台下的考生,他开口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各位闯过了擂台试,若你们能看到这封信或听别人读这封信,那说明……老夫屁事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信是老夫写在擂台试之前,擂台试的规则或许会有细微的改动,但不会大改甚至不会取消,否则你们就无法看到这封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界的传闻老夫早有预料,哼,估计会有不少人说老夫已经疯了!”

    仲田就连那个哼字都念出来了,只是他的语调平缓没有任何感情。

    考生们都是面面相觑,擂台试之前确实有不少流言说圣人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“疯不疯老夫知道,这与你们无关,我知道有人心怀不满,说老夫故意刁难你们,甚至使得有部分考生死在了大考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这些老夫只能说很遗憾,但没有人逼你们参加这场考试,要是觉得危险你们大可以退出或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退出或离开而死去的考生,也是那些考生自己的问题,老夫不会为此负任何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要想让老夫负责,甚至想杀老夫为那些考生报仇,尽管来找老夫!”

    考生们都是一阵骚.动,他们从来没想到书院这位圣人说出的话会这么冷漠霸道。

    不少考生脸上都露出了复杂神色,他们以前可是很崇拜书院圣人的,但现在却感到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安静。”张李老太爷出声道。

    考生们又安静下去,继续听着仲田朗读。

    “擂台试结束,那就还剩下最后一项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要告诉你们的,武试最后一项会在三天之后举行,而最后一项也是最危险一项,害怕在其中失去性命的可以随时放弃这次考试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恐吓你们的意思,这只不过是一个警告!”

    “古来今往财帛动人心,但你们要掂量这财帛能不能拿得住,拿不住就是死!”

    “每个甲字班都有十个名额,最后一项会淘汰很多人,相信会有不少甲字班出现人数不够的情况,要是出现人数不够,也不再增补,多出来的修炼资源将会由甲字班其他学员均分。”

    擂台下的考生们听到这里都是面露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会有不少甲字班出现不满员的情况,那这最后一项会多危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