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Can'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'/tmp/mysql.sock' (2)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/home/wwwroot/www.meiwencn.com/modules/article/class/package.php on line 443
正文 第1007章 送信_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_修真小说_笔趣阁
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恐怖修仙世界(诡异修仙世界) > 正文 第1007章 送信

正文 第1007章 送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周凡看着羞羞怩怩的夜来天香,他不自在嘴角扯了扯干笑一声道:“夜来姑娘,你说的该不会是哪种男女之间的喜欢吧?”

    夜来天香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原来是我误会了,看来是我太自恋了,周凡默默地想,他忍不住道:“可是你跟我说这个作什么?”

    就算你是那样的夜来天香,我也不歧视你,但你是不是找错对象了,你应该告诉虫娘才对的。

    夜来天香本来就不是那种忸怩的性子,她在说出自己的心声之后,心里的羞耻感立刻过去了,她落落大方笑道:“因为李姐姐很敬重周大哥,所以我希望周大哥帮一下我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什么?”周凡呃了一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当面跟李姐姐说,希望周大哥能够替我把这封信交给李姐姐。”夜来天香取出了一封粉色的信封一脸郑重递给周凡。

    周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凡没想到他不是被表白的主角,反而是沦为了送情信的可怜小配角。

    “夜来姑娘,不是我不愿意帮你。”周凡没有接那封情信,他苦笑道:“而是你找我恐怕不合适,我与九月是朋友,你让我送信给他的未婚妻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你让我帮你挖我兄弟的墙角吗?即使你是个女的……周凡在心里默默补完了自己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夜来天香幽幽道:“周大哥,其实我知道李姐姐不会喜欢我的,原因你也明白,这应该不会影响你与你那位朋友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为什么还要说出来?”周凡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是那种能将喜欢藏在心底的人。”夜来天香浅浅一笑:“第一次见到李姐姐,我就喜欢她了,就算她知道了而讨厌我,我也要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“天香愿意为她唱一辈子的歌。”夜来天香的笑容里藏着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周凡感到有些心酸,他叹了口气,接过了那封信。

    “拜托周大哥了。”夜来天香朝周凡庄重行了一礼,转身走出了讲堂。

    李虫娘独自一人走了进来,熊飞秀应该是学习去了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。”李虫娘瞥了一眼周凡手中的粉色的信封,她盈盈一笑问:“刚才天香见了我,很害羞跑了,她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周凡面露怪异之色,他先是看了一眼李虫娘,又低头看着手中的信。

    他后悔了,刚才一时心软,居然把信给接了,以后怎么向李九月交代?

    不过只是一个女孩子写的信,又不是男的,李九月应该不会在乎才对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是我多嘴多舌了。”李虫娘见周凡迟迟不说,她连忙道歉。

    “虫娘,这是夜来姑娘托我交给你的。”周凡硬着头皮把信递给了李虫娘。

    “给我的?”李虫娘怔了一下,把信封拿在了手中,“可是天香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跟我说?”

    李虫娘还是把信封拆开,取出了同样粉色的信纸。

    周凡摸了一下鼻子,后退了一步,以免看到信纸上的内容,即使他能猜到信上会写什么。

    周凡注意到李虫娘先是惊讶,然后是愕然,直至最后她怔住了,那双美丽的眼瞳露出了无法相信之色。

    周凡觉得很有趣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温婉安静的虫娘惊愕不已的脸色。

    李虫娘看完信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她苦笑道:“周大哥,天香说喜欢我,你替她送信,想来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凡尴尬嗯了一声,他心想这叫什么事?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掺和进了这种事情中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你说我该怎么做才好?”李虫娘有些苦恼问。

    什么叫该怎么做?当然是要拒绝她了,虫娘你该不会是想答应她吧?要是虫娘真的觉醒某些不可说的属性喜欢夜来天香,那李九月怎么办?

    李九月会不会提刀把我这个媒人给宰了?周凡有些恐惧地想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、周大哥,你在想什么?”李虫娘见周凡不说话,她又是问道。

    周凡收敛心思,呃了一声道:“那虫娘是如何想的?”

    他决定先问清楚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天香是一个挺好的姑娘。”李虫娘想了一下认真道。

    周凡心里凉凉的,他忙道:“可是她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虫娘呀,你可千万别喜欢女的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她当然是女的。”李虫娘白了一眼周凡,她觉得周凡在说废话,“周大哥,你究竟在想什么呢?你说我该怎样婉转跟天香说明白?我与她是不可能的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周凡听到这里松了口气,他无奈道:“虫娘,其实这种事你直接跟她说明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虫娘沉默了一下道:“是呀,无论怎样说都是拒绝,只要拒绝对天香来说都是一种伤害。”

    可怜的天香,还想着要为虫娘唱一辈子的歌,周凡在心里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会与天香说清楚的。”李虫娘把信纸放入信封内,又把信封收好,她才无奈道:“没想到天香喜欢的是女人,周大哥,我本来还想撮合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完全是胡来。”周凡板着脸道:“我对夜来姑娘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周大哥,你喜欢什么样子的?我与九月替你好好物色一下。”李虫娘道:“九月常常为周大哥的终身大事而忧心忡忡。”

    李九月你这家伙在虫娘面前是怎样编排我的……周凡苦笑道:“这种事急不来,看缘分吧,你与九月也不要为这种事而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还是自己对九月说吧。”李虫娘轻笑一声道:“要不是天香这事,我早就应该告诉周大哥的,据传回来的消息,九月明天就能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能到了吗?”周凡脸上露出笑意,他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见到李九月了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,那他的修炼计划要改改才行了。

    周凡想着能见到李九月,他就很高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赶路的商队在到达高象城的地域边界时,才停下来扎营过夜。

    商队这样的做法有些特殊,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,或许难以在城门关闭前入城,但很多商队都不会选择在这附近过夜,而是会考虑进入附近的十八个村子中一个,只需要缴纳部分钱,就可以过得更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但这商队没有这样做,而是选择在荒野外过夜。

    因为商队在货物的掩饰下,他们还运送了一个漆黑棺椁。

    棺椁上纹着繁复的符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