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家夫人病好了 > 正文 第1章 不对
    卫芙觉得眼皮很沉重,她努力了好几次,才总算是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身体酸痛,精神疲乏,前所未有的疲倦如潮水一般涌上来,明明睡醒了,倒是比没睡还要来得困倦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觉……

    就好像睡了好些年一样。

    将这种怪异的念头压下,卫芙伸手在眉心轻轻揉了揉,正准备扬声唤身边的大丫鬟来服侍,就因为入目所及的鲜艳色彩而不悦地拧起眉头,等看到屋里的情况时,她的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屋子还是她之前住的屋子,但除了床上这顶大红色的细纱帐子之外,屋子里的许多摆设都变了,紫檀嵌玉的屏风不见了,黄花梨的罗汉床换成了一张……

    有靠背的长椅子?

    那椅子上似乎还堆了不少的软垫,叫人看上一眼就知道坐上去一定很是软乎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不是卫芙喜欢的。

    卫芙确认自己没有让人换了屋里的摆设,那么,是下面的人自作主张?

    满屋的家具摆设,卫芙向来最喜欢的就是屏风和罗汉床了,屏风上四时要换的绣品是卫芙自己画了样子让丫鬟绣出来的,而平时理事乏了,她也习惯在罗汉床上歪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些,屋里的丫鬟们都是再清楚不过的。

    卫芙性情刚直强硬,嫁到姜家之后,上面又没个婆婆压着,姜家内宅一应大小事务都由她说了算,府里的丫鬟婆子小厮自然是不敢在她面前造次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只不过是睡了一觉,府里的人就已经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阳奉阴违了吗?

    卫芙下意识的往自己的小腹处摸过去,却摸了个空,触手之处一片平坦,再没有她记忆之中的隆起。

    悚然一惊之后,她才想起昏睡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卫芙是生完孩子之后力竭而眠的。

    别看卫芙的年纪不大,就连十九岁的生辰都还差两个月才过,但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了。

    十六岁嫁入姜家,没两个月就有了身孕,十七岁生下嫡长子,出了月子没两个月就又有了身孕,还一举怀了双胎……

    卫芙自幼就不同于别家那些贞静的贵女,反而格外好动,曾经还有过想习武的念头,要不是父亲动不动就说她不成体统,为了她的事还没少与母亲发生争执,她怕是不会打消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最重要的是,靖安伯府虽然是勋贵,但如今没落得厉害,卫芙也找不出合适的人选来教她习武。

    因为好动,卫芙的身子骨向来比那些弱柳扶风一样的贵女要好出不少。

    但才出了月子没多久就又有了身孕,而且还怀的是双胎,这对她的身体到底还是造成了负担。

    所以,生产的时候,卫芙着实是吃了些苦头的。

    拼了半条命才产下了两个孩子,卫芙只隐约听到大的是个哥儿,小的是个姐儿,凑了个龙凤呈祥,然后连孩子都没能看上一眼,就再也撑不住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了,她还没见过两个孩子呢。

    卫芙猛地坐起身。

    在起身的那一瞬间,她其实就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女子刚生产完身子是再虚弱不过了,不管做什么都应该小心翼翼的才是,她这般孟浪的起身,指不定就会引来一阵的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卫芙也确实准备好了迎接头晕眼花的滋味。

    但意外的是,除了觉得有些头疼,她竟是半点别的不适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卫芙还记得,当初她产下长子之后,可是卧床了两日才能勉强下床走动的,现在产下双胎,竟然只需要睡上一觉就恢复得差不多了?

    或者说,她这一觉已经睡了很久了?

    醒来才这么一会儿,卫芙的脑子里就已经积压了许多的疑问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她扬声唤道。

    同时觉得她房里的丫鬟越来越造次了,在她昏睡的时候房里没个人侍候着也就罢了,听起来就连外间也没留人,这是觉得她对她们太过宽容了吗?

    身为掌家夫人,过于的宽和不仅不会让下面的人感恩,反而会让他们觉得做主子的好欺负,奴大欺主就是因为做主子的压不住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卫芙嫁进姜家之后,对于下面的人向来是恩威并施,且赏罚分明。

    规矩立住了之后,姜家的下人也确实都服服帖帖的,绝不敢逆了她的意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她睡上一觉的功夫,竟也让下面的人敢于懈怠了?

    卫芙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外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,然后是一串脚步声,接着有两名穿着翠色比甲,看年纪十七八岁的丫鬟疾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名丫鬟,卫芙的眉心拧出一个结来。

    卫芙的记性向来很好,再加上她行事又谨慎仔细,所以府里的人上到她的夫君,景朝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姜珩,下到最偏僻的院子里的洒扫丫头,她都能记着他们的容貌与名字,绝对不会将人给弄混了。

    可这两名丫鬟……

    卫芙可以肯定,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她们。

    这就怪了。

    姜家世代从军,且人丁稀薄,姜珩的祖父是有着“景朝守护神”之称的姜振老将军,姜老将军膝下只得一子,也就是姜珩的父亲姜烨。

    六年前,景朝西边的夷族突然发难,那时驻守在西疆的正是姜烨,因为景朝军中有奸细,姜烨在这一战之中阵亡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京城,姜振老将军大受打击之下一病不起,而老夫人韩氏痛失爱子,竟然没过几日便也跟着去了,整个姜家接连办了两场丧事,可以说是入目皆是素缟。

    西疆一战失利,甚至连主帅姜烨都战败身亡,对于大景朝来说,这就相当于将一大块肥肉递到了豺狼的嘴边,要是没办法将这只豺狼打死或者赶走的话,那这只豺狼必定会在大景朝的身上撕下一大块肉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接替姜烨镇守西疆,将西夷赶出景朝的疆土。

    可景朝立朝两百余载,长久的安乐使得朝中重文抑武已久,当今圣上数遍了朝臣也没能找出另外一个能够替代姜烨的帅才,而姜振老将军年事已高,当然是不可能再上战场的。

    事情一下子就陷入到了僵局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