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至尊神魔 > 正文 正文_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暗中交锋
    问仙沸腾了。

    在短短十几年时间内,他们在南荒、北原、西神盛放出最绚烂的光芒,垄断了大部分的丹药生意,形同庞然大物,在这一点上,比神荒这样的势力都可怕。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云梦在神荒中也得到了无上丹书,现在已是顶级炼丹神师,在神武几乎代表着顶级炼丹水准,并不逊色于大魔王多少,这些年也有不少挑衅者,但大多都已“卖入”问仙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资源自然是可怕的。

    当他们想要拉拢一座天阁时,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,问仙、天阁间战斗,来的莫名其妙,直到现在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,他们也是两头雄狮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何况。

    问仙的形象太超脱了,只要是炼丹师,就没有不想进入其中的,他们的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能够给炼丹师更好的助力,这一点岂是一直隐藏的天阁能够并论的?

    “阁主,不妨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白眉须发,淡淡的说笑道:“天阁的确不弱,但也局限于圣城、灵城,而我问仙可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,不止于圣城、灵城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那被称为阁主的人是一位中年,掌控着一座灵城天阁,顺天门太隐秘了,很多内幕是不想让这些人物知道的,他们只是奉命行事,不知道具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问仙开出的价格太恐怖了,即便是他这样人物都心动。

    “螳臂当车,倒下的会是谁?”

    那老人站起来,说道:“我知道天阁不凡,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,但是阁主可曾想过,为何你们先暴露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是炮灰!”老人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么在这场战斗中牺牲,要么加入问仙,你们会有更辉煌的前程。”老人蛊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中年皱眉,仔细地思考,不由的心动,天阁隐忍,让他们这些有抱负的炼丹师心中非常不畅快,可是他们能够反抗么?

    “以前,也有人想要跳出天阁,但他们都死了!”

    那中年并没有立刻回应,而是眼神灼灼地盯着老人,天阁的惩罚非常恐怖,远没有问仙那么随意,不受拘束,而一旦背叛,就是将自己送上断头台。

    “问仙不惧任何势力,他们想来,那就毙掉吧。”老人云淡风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们!”

    那中年站起来,终于开口笑道,他不是不想进入问仙,而是怕死,只要有问仙的承诺,就没有人能够撼动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让人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突兀而来,一个人出现在楼宇上,正冷嘲地望着灵城天阁阁主,也盯着那位老人。

    “我天阁的一位阁主,竟然被你们说动了!”

    那位青年走进来,大咧咧地坐下来,嘴角噙着一抹森冷的杀意,说道:“阁主,你说背叛天阁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灵城天阁阁主身躯一颤,脸色勃然大变,嘴角直哆嗦,愣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青年是天阁中一个不起眼的人物,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一位顶尖武圣,他并不笨,立刻就猜测到,天阁并不信任其他阁主,因而在每一座天阁中都安插了这样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敢于背叛,立刻毙掉!

    “那就扔进油锅里炸了吧!”那青年很随意的说道,而后又望向问仙老人,说道:“问仙的确比我们想象的聪明一些,但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来,那就一起油炸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一个箭步,快若音爆,一只手抓向问仙老人,而另一只手则是打向了天阁阁主。

    炼丹师相比武者还是弱了些,而且他们并不注重境界,除非走到炼丹尊师、神师的地步,即便是这样,他们只在意境界的提升,而并不会锤炼技能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道天堑。

    因而。

    在那只手杀来的时候天阁阁主想要躲闪,却根本来不及,可是,让天阁阁主诧异的是,那位问仙老人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,并没有躲闪,像是认命了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正当那两只手即将抓住问仙老人与灵城天阁阁主的时候,一道刀光突兀地闪烁了一下,而后整个楼宇都平静了下来,那位青年瞪大眼睛,脸色逐渐苍白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两只胳膊掉在了地上,殷红的鲜血正从青年的肩头处喷出,而就在这时,那恐怖的刀光再次出现,自青年头顶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喀擦!”

    脑浆迸射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一位顶尖武圣,就在刀光中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这让灵城天阁阁主惊出了一身冷汗,就在那一刹那,他险些被掐断咽喉,但结果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悲惨,问仙更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让阁主受惊了。”问仙老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傅老太客气了。”灵城阁主悄无声息地抹掉脸上的冷汗,说道:“若是傅老不嫌弃,张元轻这条小命就卖给问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问仙的荣幸!”

    傅老淡淡地笑道,这种情况他早已预料到,明知道这座天阁中有暗神,可他还是来了,要说动张元轻,更是放任那暗神青年杀向张元轻,导演了这一场大戏。

    目的很简单!

    暗神武圣被毙掉,以顺天门的性格不可能不报复,而张元轻也彻底打上了背叛的烙印,他就不可能回到天阁的怀抱,也会铁了心与问仙走到底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张元轻已背叛了天阁,问仙也不可能让他再背叛一次,因而那道“刀光”就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问仙、天阁间的战斗是无形的,但实则上比血雨纷飞的厮杀还要惨烈,天阁挖走问仙一位炼丹师,而问仙就扛走他们一座天阁。

    这就是势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而隐神也潜伏在问仙中,云梦要这么干,自然事先就安排好了人手,不允许问仙背叛,事实上,能够成为一方问仙之主,也没有人会倾向于目前势小的天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家。

    处于西神一座圣城内,今天对于崔家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崔家老太爷于昨夜垂垂老去,这也让得原本就内外纷争的崔家变了天。

    崔家几个子嗣动了念头,意图能够坐上家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老太爷死前,也定下了下一代家主,但是这一家主性情太过温和,虽然有些聪明,但论其手段,却远非其他子嗣的对手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。

    当崔家仆人将老太爷的灵位搬上祠堂的时候,一位青年终于走了出来,脸上挂着悲意,轻而浅的说道:“爷爷老去,我本无能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自己无能就好!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人走了出来,冷嘲的说道:“无能的人是不可能掌控崔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在他话音响起的时候,一支冷箭突兀地飞出,钉在了那位青年的脑门上,于是,上一代家主与这一代家主前后相隔一天毙命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令得崔家众人脸色大变,其中一位老人颤巍巍的怒斥道:“崔列,你到底要干什么?杀掉家主,你对得起崔家列祖列宗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么,由一个废物来掌控,就对得起列祖列宗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够资格,那就由我来做!”崔列向前几步,走到祠堂前,冷笑着说道:“老太爷的眼光太差,我可不希望你们的眼光太差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,崔列你根本不……”

    先前那位老人怒声反驳,可他话音来没有落下,一支冷箭便射杀过来,“噗”的一声,将其钉死在柱子上,任由那殷红的血水淌出。

    “崔列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一位中年怒不可遏的说道:“他可是你六叔,即便你要争位,也不该向他下手!”

    “谁敢反驳?”

    崔列冷酷的说道:“老太爷是个老顽固,竟然倾向于那个势力,可知那一势力已走到尽头,而我才能带领你们走向光明。”

    “崔飙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你率领几位武尊,敢于反抗的全部杀掉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位武尊出现,脸色冷酷,将崔家上下全部包围,只要有人敢反抗崔列登上家主之位,立刻杀掉,都已到这个地步,他们并不希望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“当年,逆神众在武国做的事情,今天我们重做一回,想来他们会缅怀吧?”一位暗神在心中想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崔家一位位武修脸色狰狞,怒不可遏,崔列做的太过分了,其中一位老人呵斥道:“崔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没有他们,崔家会有今日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老了,不想背负着骂名老死。”

    “宁可死!”

    “呦呵,还真有不少人反对,你们真是让人失望……那就全部杀了吧?”崔列脸色狰狞的吼道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正当暗神要动手的时候,却突兀地停了下来,一脸凝重地望向那祠堂内,放佛其中有一头古老的凶兽正在凝视着他们,那恐怖的气息,正令他们的血都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真的让人失望!”

    一位老人颤颤而出,他脸上布满了皱纹,他的身躯已佝偻,但是他的眼神还是那么明亮,手中的拐杖,轻轻地落在地上,支撑着他的身躯向前迈步。